潮客汇
搜索
查看: 17903|回复: 102

[民生爆料] 八一南昌起义军中丰顺二位重要人物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5-8-18 08:50
  • 签到天数: 13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7-7-15 22:5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八一南昌起义军中丰顺二位重要人物
          
          90年前的1927年8月1日发生举世闻名的南昌起义,这次起义改变了中国的命运,起义军中有二位是丰顺人的重要人物,而且都参加了“汤坑战役”,这个可就鲜有人知了,他们就是民族英雄徐名鸿,以及爱国华侨黄日三,国民第11军政治部主任由徐名鸿担任,军长和党代表分别由叶挺、聂荣臻担任,黄日三是机关枪连连长。
    t01bcd107e97696e8a8.jpg
    民族英雄徐名鸿

    微信图片_20170715223950.jpg 红军黄日三


    转自:连载《红色起点——南昌起义全记录》易宇,祥林,徐雁/著 湖南人民出版社

    兵敗湯坑成恨事

    南昌起义军佔領潮汕后,起義軍擺出了這樣一個架勢——頭腦在汕頭,后勤在潮州,主干向湯坑前進,后尾卻留在三河壩。
    這完全是一個被動的態勢,當時的主要希望寄托在葉挺、賀龍、劉伯承率領的主力能在湯坑擊敗敵軍主力,並與海陸豐連成一片。可是這時的起義軍進攻湯坑的主力第二十四師隻剩下2000余人,第二十軍的兩個師也隻有4000人,合計6000人,其中還包括非戰斗的勤雜人員。部隊長途行軍,不僅疲憊,而且子彈缺乏。第二十軍的這兩個師內由於還沒有建立共chǎn黨的組織,士氣也不高。
    他們對面的敵人,是陳濟棠指揮的三個師,共1.5萬人。其中陳濟棠任師長的第十一師是主力。這個師在北伐前就是第四軍的一部分,第十師、第十二師北上兩湖后,這個師留在廣東成了骨干,其戰斗力還是比較強的。另外還有薛岳的新編第二師和徐景唐的第十三師,薛師是新建不久的部隊,戰斗力差些,而第十三師卻也是第四軍的老部隊,同樣不可輕視。加上這些敵軍佔據了湯坑的有利地形,以逸待勞,彈藥又很充足,起義軍向這樣一支強敵發起進攻,戰斗的困難可想而知。
    在戰斗前,起義軍的動員口號是——“一仗打垮敵人,乘勝直下廣卅卜且不說這時已很難打垮當面之敵,即使是真的能打垮,廣東國民黨當局還有幾個師的后備力量,張發奎、黃琪翔部也已進入韶關,接近廣州,同時還能從海上調兵來援。力量弱小的起義軍想奪取廣州,其實是不可能的。
    9月28日,葉挺、賀龍率主力部隊向湯坑30裡之白石、分水一帶與敵正式遭遇。這裡全是高低不平山地,起義部隊立即佔領陣地,當晚兩軍有過接觸以后,起義軍獲得小勝,並捉到少數俘虜,繳到一些槍械。
    次日拂曉,戰斗再次打響,戰斗持續了兩天兩夜。這是南昌出發以來,起義部隊經歷的最為激烈的一次戰斗,也是決定起義軍最后成敗的關鍵一仗。
    在頭一天的雙方接觸性的戰斗中,起義軍從捉到的俘虜口中,已經知道敵軍的兵力有三個師之眾,且都是滿員的,武器彈藥充足,與起義軍這三個長途遠征損失甚大的師相比,兵員足足多一倍半,火力更佔絕對優勢。指揮員們都知道這場仗不好打了,然而在兩軍對陣時,誰也不想撤退。那個時候,革命軍隊的指揮員想的都是進攻打垮敵人,認為退卻是怯懦的表現,還沒有以后那種“敵進我退”的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此時在前線負責指揮的葉挺,從保定軍校畢業后到粵軍服役及到蘇聯學習,還有北伐時所向披靡的戰斗,都是打的正面猛攻的正規戰,此刻他決定正面硬攻。這種勇敢精神是可嘉的,然而在當時的情況下卻是不可能奏效的。
    9月29日,起義軍以少兵攻強敵,向駐守湯坑制高點上的陳濟棠部發起了仰攻,展開了一場慘烈的戰斗。第二十四師也是葉挺獨立團的老底子,此時雖然隻有2000多人,卻仍然充當了進攻的主力。第二十軍主要以火力支援,后來也以一部分兵力投入進攻。
     向山頭沖擊的第二十四師官兵,當時仍然拿出了北伐武昌城下的傳統作風,先高呼革命口號,然后向敵人沖去。這一氣勢開始震懾住了國民黨廣東軍,尤其是薛岳的新編第二師又是剛剛成立的,經不住起義軍沖擊。9月29日下午,薛岳師的陣地被突破,全師官兵丟棄了前沿的山頭陣地,狼狽向后潰逃,並在起義軍火力尾隨射擊下遺尸累累。起義軍發揚北伐時猛打猛攻的傳統,跟蹤追擊,一直沖到分水坳附近。
    陳濟棠此時的指揮所設在距湯坑約六七公裡的北路小高地上,清楚地看到薛岳部隊抵擋不住而全師敗退,於是急忙命令自己的第十一師的兩個團趕到分水坳的高地上組織防御。起義軍沖到陳濟棠的第十一師陣地前,遇上了難啃的硬骨頭。這支部隊也是北伐時的第四軍的一部分,訓練較好,在廣東軍閥部隊中戰斗力是最強的,加上又居高臨下,數量還佔優勢,自然就比較頑強。在分水坳的山頭上,雙方反復爭奪,甚至把手榴彈投過去未爆炸,對方又揀起來扔回來。第二十四師有一個英雄營長廖快虎,指揮部隊反復沖殺,手下的人打光了,他自己坐在山頭上與陣地同歸於盡。
    天近黑時,起義軍死傷不少,敵軍的第十一師也是傷亡慘重,又投入了一個補充團,仍然感到支持不住。此時,陳濟棠下令讓最后的預備隊——廣東軍閥的另一支主力第十三師也投入戰斗。發現敵人越打越多,起義軍為取得勝利,隻好採取夜襲。當時任二十軍第二師黨代表的陳恭,在戰后不久的一份報告上對此次戰斗這樣寫道
    “此時我軍始知敵人之兵力之較多,而火器亦極精銳,不易擊潰,遂決計舉行夜襲,令二十四師之七十一、七十二兩團兵卒,齊上刺刀,乘間企圖沖入敵陣,一面用二十軍一、二兩師兵力在高山用極猛烈之火力為之掩護,突擊部隊以火焰為號,以圖圍繳敵械。不料沖去二小時,不特未見火焰,且我方沖去官兵紛紛逃回,問之,則謂敵軍已有准備,當我軍沖去時,彼甚為鎮靜,將我沖去之兵卒,圍住繳械。以此不願繳械之兵士,既沖鋒進,復沖鋒出,一往一返,損失非常巨大。此時,能集合兩地前進之兵力,隻有二師之第四團,為數已有限矣。戰至此,總指揮見我方一則兵力損失過多,二則全軍彈藥將罄,已無法再與支持,於是下令撤退。待退卻令下,各師查點人數,已減損一半。遂由第一師掩護,全部向揭陽退卻。”
     在激戰之中,也出現了個別叛徒。剛剛由第七十團團長提升為第二十四師的副師長區震,在戰斗中就反戈投降了敵軍。這個家伙后來在國民黨軍中受到賞識,官運比較亨通,解放戰爭初期就擔任過兵團司令。當時部隊內共chǎn黨的組織不太健全,缺乏監督機制,一些人的叛逃自然難以控制。
    在這場激戰中,大多數人的表現還是英勇的。夜襲未能奏效,激戰至9月30日天明,因部隊在兩天中傷亡2000余人,其中第二十四師傷亡過半,彈藥也消耗大部,實在無力再攻,隻好撤了下來。
    此時在第二十四師教導大隊的李逸民后來回憶說,他所在單位戰前有100多人,天亮后撤了下來隻剩40多人。這時老伙佚來送飯,見隻有這點人,以為還有很多人在前線沒有回來。同志們告訴他說“其他同志都已犧牲”,老伙俠當場就哭了起來。
    葉挺這時也在教導大隊吃飯,聽到哭聲就說:“哭什麼,打仗總會有犧牲的。我們的隊伍還要擴大,你說不定哪一天還會當連長呢!,,葉挺、賀龍整頓了一下隊伍,於30日上午向揭陽后撤。對面的敵人陳濟棠此時不明起義軍虛實,也不敢追擊,還把部隊撤到分水坳后面,構筑工事,足足等了一天,害怕再遭進攻。據后來得到的消息,湯坑一仗國民黨軍傷亡在3000人以上,新編第二師還有部分人逃散,損失比起義軍大得多。陳濟棠當天曾一再懊悔說,昨天不該把第十三師投入戰斗,現在一點預備隊也沒有了,要是再打半天就不能支持了。
    從表面上看,湯坑一仗是雙方打成對峙,最后都撤出了戰斗。起義軍以6000人攻敵15萬人,火力更遠不如敵,開始還擊潰了薛岳師,最后又使陳濟棠師受重創,國民黨軍的損失遠大於自己,這表現出革命軍隊在精神上壓倒敵人。可是從全局來看,這是一個敗仗,因為它使起義軍無法達成擊潰敵軍並聯系海陸豐的目的,主力還受到最嚴重的損失而無法恢復,整個局勢也馬上急轉直下。
    部隊從湯坑后撤是迫不得已,沒有得到參謀團的命令,退到哪裡事先也沒有想過,因此撤退組織得很亂,官兵情緒也大受影響。第十一軍僅有這個第二十四師和第二十軍,又是分路走,一時失去統一指揮。賀龍把自己的第二十軍交給第一師師長賀錦齋帶領,自己先趕回汕頭去找指揮機關匯報。葉挺考慮到潮州是總后方,部隊的補給輜重都在城內,就率隊向揭陽撤,在那裡休整了一下就往潮州城走。10月1日,部隊走到距潮州城不遠處,突然遇到一些零零散散的起義軍官兵迎面跑來,其中有一個是留在潮州的賀龍的副官。他急急忙忙地說:“潮州昨天就丟了,汕頭也不能保。聽說革命委員會已經向海陸豐方向撤了!”
    這真是晴天霹靂!葉挺馬上和黨代表聶榮臻研究怎麼辦。兩人拿著地圖研究了一番,葉挺說:“向海陸豐去不是辦法,二十師傷亡太大,二十五師又被隔在三河壩失去聯系。我們向海陸豐,越走離二十五師越遠,這樣不行。應該向福建去,那裡敵人薄弱,隻有張貞的一個師,沒有多少戰斗力,我們又可以帶上二十五師,帶上他們一塊走。”
    接著,葉挺又講起他當初跟著孫中山的時候,在福建搞過一段,那裡的情況比較熟。聶榮臻開始也贊成葉挺的話,說“是個好主意”。可是他從自己是黨代表的身份著想,感到還是要首先得到黨的指示,於是他表示:“這樣不行,我們沒有得到命令,這樣一走,不就成了各走各的,單獨行動了嗎?沒有命令擅自行動可不行啊!我們還是找到前委再說吧。”
    周恩來為首的前委此時在哪兒呢?葉挺、聶榮臻也不清楚,估計大概正從汕頭向海陸豐撤退,於是他們決定部隊掉過頭向西走,沿路去尋找。此時,第二十四師隻剩下1[1(10多人了。第二十軍剩下的2000多人,此時也掉頭向西,也向海陸豐方向轉進。
    以后的歷史証明,起義軍的余部如果真的向西走。都進入福建,在廣闊的內陸腹地自由馳騁,這幾千人還能打開一個局面,中國共chǎn黨早期的武裝斗爭史可能要重寫。進入海陸豐,雖然當地有共chǎn黨的組織支持和一定的農運基礎,卻是一塊背山面海的絕地,又靠近國民黨統治的大城市,很不適於建立根據地。不過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海陸豐”作為中國共chǎn黨人已經創造的第一塊農村革命基地,早已馳名天下,如同光彩四射的燈塔,吸引著大海中迷航的船隻。在起義受挫的時候,革命者自然大都想到那裡去,因為那裡畢竟是“家”啊

    编者注:中共党史档案、军史档案、聶榮臻元帅回忆录、金一南军史专家讲课等都称为“汤坑战役”,但为何揭阳当地政府能争取到所谓的“汾水战役纪念碑”呢?这个是值得丰顺县委县政府深思吧?明天继续关注:还原历史、、、、、、、
    本论坛所有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希望大家发帖时务必实事求是,文明发贴、不要随意诽谤他人。否则,负法律责任!谢谢配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5-8-18 08:50
  • 签到天数: 13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7-15 23:23: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黄 于 2017-7-15 23:31 编辑

    这场南昌起义最大型汤坑战役,而且比三河坝战役早8天发生的战役(编者注:汤坑战役1927年9月27日,三河坝战役1927年10月3日)近年来被人分别改编为:揭阳战役、山湖战役、产湖战役、玉湖战役、汾水战役、新寮战役。难道丰顺县委县政府及党史专家不引以重视吗?
    微信图片_20170715233016.png

    微信图片_20170715233009.png 编者注:详见金一南:南昌起义枪声背后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2/0730/00/6873769_227341864.shtml




    本论坛所有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希望大家发帖时务必实事求是,文明发贴、不要随意诽谤他人。否则,负法律责任!谢谢配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5-8-18 08:50
  • 签到天数: 13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7-15 23:4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金一南将军论:汤坑战役:蔡廷锴是个作战勇猛的优秀军人,但他参加南昌起义却并不是自愿的。当起义部队南下途经贤县时,蔡廷锴趁乱清理了队伍中的共产党员,率部脱离了起义军。蔡廷锴率部出走使起义部队南下计划受到严重挫折。

    相比蔡廷锴的出走,欧震的阵前倒戈更加致命。1927年9月,起义军退至广东潮汕,蒋介石麾下干将薛岳率部协同粤军第11师陈济棠部阻击起义军。双方在汤坑展开了激战。尽管后来汤坑之战鲜有记述,但这场战斗在南昌起义的历史中却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起义部队奋勇作战,将薛岳部4个团击溃,包围了薛岳的师指挥部,眼看就要全歼薛岳部。千钧一发之时,起义军叶挺部的营长欧震叛变,率部在阵前倒戈。薛岳抓住机会,与赶来增援的粤军向叶挺的起义军发动猛烈反攻。

    汤坑之战的失利,使起义部队南下广东建立革命根据地、重新北伐的设想被彻底击碎。

    10月3日的流沙会议,是南昌起义的最后一次会议,会议由周恩来主持。当时他正发高烧,郭沫若回忆说,当时周恩来"脸色显得碧青",将起义战败的原因作了简单的总结。

    叶挺说:"到了今天,只好当流寇,还有什么好说!"党史专家们解释,叶挺这里所谓的流寇,是指开展游击战。血性贺龙慨叹:"我心不甘!我要干到底!就让我回湘西,我要卷土重来!"

    正在大家表态时,哨兵发现敌人尖兵,于是会议草草收场,众人分头撤退。混乱中,抬周恩来的担架队员也乘机溜走,周恩来的身边只剩下了叶挺和聂荣臻,3人仅有的武器只是叶挺的一支小手枪。3人搭上一条小船,艰难地漂到了香港。

    本论坛所有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希望大家发帖时务必实事求是,文明发贴、不要随意诽谤他人。否则,负法律责任!谢谢配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5-8-18 08:50
  • 签到天数: 13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7-16 10:5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黄 于 2017-8-9 08:15 编辑

    还原汤坑战役
    根据黄日三生前口述,黄汉平(黄日三孙)记录
    丰顺江夏文化研究会党支部整理编撰
       
         
       八一南昌起义后从福建进入广东大埔三河坝,分兵二路朱德军队留守当地,另一路由叶挻、贺龙、聂荣臻带领导起义军顺韩江南下,经留隍到潮州再到汕头,前委设在汕头的(史称汕头红七日)周恩来与徐名鸿等起义军领导都在此办公,经分析计划经揭阳---丰顺(汤坑)---五华再进入惠州,前线并已联系好当地古大存、黎凤翔领导的农民武装军,黄日三26日夜骑马与前线要员,前来大罗及石桥头等处联络,当晚在石桥关其同学高腾汉家见面,并做其工作答应支援粮食等并组织农民军前来汤坑接应配合,1927年9月27日前线部队急行军,中午进入揭阳村白石地界,与王浚驻军部队发生战斗并取得胜利,王浚驻军退守至汤坑与薛岳守汤坑部队(驻杨家祠及上帝堂)联合阻击起义军,9月28日晚在汤南与汾水交界地方二军相遇,再次发生激烈战斗,且双方多次互进退,起义军进攻最前线已到铜盘山一带,当时应该说是初战告捷,29日晚主力军还在汾水村杀猪宰鸡庆祝汤坑首战斗胜利,30日遇敌军后授强烈阻击,敌军重新组织部队反击,陈济堂并把古大存带领的八乡五华农民军阻击在河西一带、黎凤翔领导农民武装军又阻击在石坑一带,大罗及石桥头等农民军,被分别阻断在汤西及猴子岽一带,无法前来参战,从而削弱了起义军定的配合挨接应力量,其时又发生了第七十团长长提升为二十四师副师长临阵变节反戈投敌,起义军一时军心大乱阵势骚乱,此时敌军占有军力与军火上的绝对优势,起义军不畏强敌英勇善战,顽强拼战,在此汤坑战役中双方伤亡惨重,是日中午又接报潮州被围,汕头又告急,聂荣臻、叶挻、贺龙、徐名鸿等前线领导商议,主力军暂时退出汤坑战斗,先解潮州之困,固起义军才急向潮州方向撤进,敌军也没有追击,当主力军前进到揭阳曲溪、炮台一带时,前方接报潮州城已失守,起义军当晚不得不趁夜过榕江,前往从汕头退至普宁流沙的周恩来、郭沬若等前委汇合,并举行了“流沙会议”当时周恩来已病重还主持了会议,至此才宣告南昌起义失败,会议决定会讲潮汕话及客家话的当地起义军,就地回家隐蔽避难,外地籍的起义军向海丰进发,保存革命火种,至此徐名鸿与黄日三星夜走路回家,当时为不被国民军发现,徐名鸿驳壳枪不得不丢沉在鱼塘之中,当他们经洪阳、到五经富时才感觉已安全了,二人一起才吃起“婆油豆干”来,后经埔寨到大罗小住,后来徐名鸿再由黄日三派人护送回徐屋老家,1927年底二人又接上级通知立即赶到省城参加“广州起义”此是后话。汤坑战役是八一南昌起义最大型的战役,虽然最后宣告失利,但此次战役是共产党领导下的重大战役,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史档案上记载的有名的汤坑战役,今天我们回顾纪念这一段历史,还原一个真实的汤坑战役,相信英雄们才能安眠九泉之下!  
         

    编者注:
    1、1974年党中央曾派人来丰顺调研南昌起义之汤坑战役史料,黄日三及原县党办冯宗惠主任及老同志参加。

    微信图片_20170709230654.jpg
    2、上世纪80年代初黄日三曾在其孙黄汉平用单车载到铜盘村指认汤坑战役之再场,据说当时楼房围墙等处还留有枪眼,铜盘山战壕依然存在,铜盘村老人家还有的能回忆。
    3、黄日三生前口述这:起义军走到半路时,蔡廷锴把他好友团长范孟声以集中开会为名捉走,解除共产党员武装。他曾带人去救,蔡廷锴传话说,不伤范团长我要重用他,介绍去别个部队!后就同范孟声失去联系。(经查范孟声民国中将)
    4、80年代初,黄汉平曾去埔寨落实过问环桥墟抓红军告示问题,当时多个80多岁老人都说有此事,但听说是大罗南溪背后,无人敢去领赏,最后告示被水淋尽无人再贴上。
    5、90年代北京曾举行一次抗战将士后裔纪念联谊会议,由张震主持,当年特邀香港,澳门后裔代表,居住在澳门的黄日三孙受邀参加了会议,会中张震军委副主席专门点名黄日三孙,说只有你是原籍丰顺汤坑人,第一;丰顺有南昌起义汤坑战役纪念馆么?第二丰顺建有南昌起义汤坑战役纪念碑么?第三还有其他纪念南昌起义设施么?他如实回答:出门久了长期居住澳门,近年少回汤坑,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但建设有徐名鸿纪念墓,后黄日三儿子黄宗习政协委员,曾多次为此事反映报告给县政府有关部门。
    6、徐名鸿还是黄家姑爷呢,黄荣发大姑爷,夫人黄郁青乃是帼国女豪,是现培英公司董事长大姑。
    7、今保存汤南镇上洋崇德善堂有碑刻纪实,在汤坑战役中,国民党军伤亡3000余名。南昌起义军伤亡很大,战斗结束后,揭阳、丰顺群众收埋起义军官兵遗体1250具,丁卯收埋贺叶阵亡官兵一仟两佰伍拾人,用去大洋柒佰伍拾元”。
    8、萧克将军回忆:1927年9月29日凌晨,攻打汤坑的南昌暴动部队再次发动了强攻,准备夺取对手薛岳部新编第二师控制的一片山地,此时钱大钧和黄绍竑的后续部队也陆续到达了,国民政府的部队利用优势兵力和有利地形固守阵地。在萧克的记忆中,这是一场罕见的恶仗。
    萧克率领的连队在一个横山坡上与敌人对抗,他看到对面有个小山丘,于是亲自率了两个排前去占领,刚走到山丘前,敌兵也从北面扑了过来,萧克率人一阵猛攻,占了小山丘,没料到,不过半小时,对手又把小山丘夺了回去,这这样,双方从天亮直到黄昏,你攻过来,我攻过去,拉锯似地相互冲锋,两边的伤亡都很大,但是谁都攻不动对方的主要阵地。
    到了傍晚吃过晚饭,天还没有完全黑,政府军的阵地上枪声逐渐稀疏。军长叶挺趁着夜幕降临又调24师袭击敌营,然而对方早已在白天加修了工事,夜袭没有奏效。第二天一早,南昌暴动的部队开始了全县后撤,萧克记得上路前,军部通知要吃一顿饭,这是两天来唯一的一顿正经饭,官兵们是流着眼泪吃的,因为照常做饭,吃饭的人却少了很多。当时在第二十四师教导大队的李逸民后来回忆说,他所在单位战前有100多人,天亮后撤了下来的只剩40多人,这时老伙夫来送饭,见只有这点人,以为还有很多人在前线没有回来,战士们告诉他说,其他同志都已牺牲,老伙夫当场就哭了起来。

    本论坛所有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希望大家发帖时务必实事求是,文明发贴、不要随意诽谤他人。否则,负法律责任!谢谢配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7-17 09: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蓝天黄大哥好样的!  总能深掘出不为人知的历史和人物故事,让尘封的历史重新散发它的光彩.
    本论坛所有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希望大家发帖时务必实事求是,文明发贴、不要随意诽谤他人。否则,负法律责任!谢谢配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5-8-18 08:50
  • 签到天数: 13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7-17 09:37:55 | 显示全部楼层
    天马行空小宇宙 发表于 2017-7-17 09:21
    蓝天黄大哥好样的!  总能深掘出不为人知的历史和人物故事,让尘封的历史重新散发它的光彩.

    历史人民是不会忘记的,特别是前辈们为人民大众所作贡献,我们后代更不能忘记,不识历史焉知未来?8月1日就要到了,我们在这里缅怀先烈,不忘初心!这也是对先烈们最好哀思!
    本论坛所有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希望大家发帖时务必实事求是,文明发贴、不要随意诽谤他人。否则,负法律责任!谢谢配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5-8-18 08:50
  • 签到天数: 13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7-17 10: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编者注:      黄日三生前对”汤坑战役“失败之说,一直耿耿于怀,当时起义是战胜国*军的且已攻到汤坑铜盘,几呼攻到国军汤坑的总部了,起义军留置部分守阵营,主力是当夜回到汾水休整,还在汾水向老百姓购买猪鸡等,杀猪宰鸡开庆功宴,只是第二天接报潮州被围告急,主动撤出汤坑战场,前去潮州解围。另据汤坑老人口传,当年国*军战败只有守阵势已无后备军力,当天在上帝堂(原老公安局前大坪)招募兵员补充,谁敢上战场赏银100元,从这一点及下面文史介绍也可以相互印证黄日三生前之说。

    转自广州文史记载文章:陈济棠指挥反革命战争的史实———一九二七年 汤坑之战

           一九二七年是大革命逆转的一年,蒋介石叛变革命,大屠 杀全国革命志士、革命群众。跟着汪精卫在武汉叛变革命,实行所谓 “分共”。拥护汪精卫的张发奎凭借第二方面军武力,一方面反共, 一方面反蒋,企图打到南京去,夺取已为蒋介石把持的南京政权。

      八一起义给张发奎以致命的打击,陈铭枢嫡系蔡廷锴师乘机脱离 张发奎向福建投奔,自谋出路。至此,张发奎眼见第二方面军已经解 体,无能为力再与南京的蒋介石对抗,只好改道回粤作图粤之举。

      共产党领导的八一起义,计有叶挺的新第十一军,贺龙的独立十 五师和朱德领导的军官教导团共三万多人由赣入粤,打败钱大钧的三 十二军后,直取潮汕。(朱德所部到达三河坝后,转入江西)当时广 东省主席李济深以陈济棠第十一师和徐景唐的第十三师为骨干,并拥 有于宁汉分裂后成立的新编第一、第二师,加上原李福林所部的第五 军一个师,实力不弱。当叶挺、贺龙的部队进入潮汕时,张发奎军尚 在江西,李济深除派员往江西欢迎张发奎回粤外,即命第十一师(缺 33团,该团驻防海南岛)、新编第二师和第十三师三个师从广州出发, 黄绍雄所率领第十五军(黄旭初师伍廷师吕焕炎师)由粤北开动,分别向东江方面进军,企图截击叶、贺由赣南下的部队,因而造成汤坑 之役的历史事实。

      当时我是第十一师部少校副官,随师出发,汤坑之役的前前后后 的事实,兹凭我的记忆和访问参加过这次战役的老友,按照事实的经 过,叙述梗概于后。李济深命令陈、薛两师为一个纵队,纵队司令官是陈济棠,薛师 在前、陈师在后、徐景唐师随后跟进(仍归陈指挥)由广州至石龙是 用铁路输送,以后步行经五华向兴宁梅县前进。薛师与陈师到达兴宁 附近时,叶军(叶挺是新编第十一军军长,所辖两个师:24师师长周 士第,26师师长古勋铭)与贺龙独立第十五师已经进入潮汕方面。原 在汕头的潮汕警备司令王俊所辖警备部队三个团(第一团长陈泰远第 二团长王承烈第三团长何如)首当其冲,已被叶、贺军压迫转移于揭 阳、汤坑方面,继续溃败退却中。在此情况之下,当时薛岳曾到陈济 棠师部会商进军策略和接受陈济棠纵队司令的命令。结果不向梅县方 面进军,改由兴宁转向丰顺的汤坑前进。薜师仍在前头、陈师在后继 续前进。第十三师(代师长云瀛桥)还在陈师之后约距一天多路程跟进。

      在薛师由兴宁进至汤坑的时候,王俊警备司令所辖的部队,纷纷 沿薛师前进之路向兴宁方向后退。在中途王俊与陈济棠相遇时,王俊 除将薛师官兵沿途辱骂他打败仗并缴去他们许多枪枝向陈诉说之外,并说打算退出战场不打了。陈济棠当面劝其不要退那么远,应在稍后 适宜地点整顿好部队后再参加作战。但以后并未见到王俊部队再来参 加作战,究竟退到何处,也不明了,这是当日的情况。当薛岳师进到汤坑分水坳(分水坳是一带山地,揭阳与汤坑分界 处)时,(时间忘记大约在九月底),就与叶、贺军遭遇,互相搏斗,战至下午二、三点钟,薛师要求陈济棠 增援。陈济棠即集合全师官兵训话约30分钟鼓励所属前进参加战斗, 以32团在右,31团在左,同时展开为第一线向汤坑分水坳急进,张瑞 贵团(十一师补充团)为预备队,位置在汤坑之后约七、八公里地方, 陈济棠指挥所在离汤坑约六、七公里之北路旁一个小高地。第十一师 31、32两团正在加入前线战斗的时候,薛师支持不住,大部分正在败 退之中,后得第十一师这两团前进到了分水坳才稳定了战线,拒止了 叶、贺军的压力,掩护了薛师的退却。直至黄昏以及是夜仍互有冲杀, 战斗依然剧烈进行。薛师虽有一部仍在前线,但大部分已经后退了。 这是当日的战况大略情形。

      第二日拂晓至中午时间,战况仍是剧烈,陈师几乎支持不住,陈 济棠于正午时即以张瑞贵团(预备队)增加第一线作战,开始前进, 同时代第十三师师长云瀛桥率领该师亦已到达,陈济棠即面请云瀛桥 率领该师渡过河之西(该河在秋、冬时可以徒涉)向分水坳方面包围 攻击叶、贺军的侧后翼,但至黄昏时尚未达到目的地,因而未听到该 方面的枪炮声。至张瑞贵团增加第一线之后,虽经过剧烈战斗,能够 站稳战线,安定了战局,但张瑞贵团加入前线的同时,薛师的部队却 完全脱离前线退回后方了。是夜战况虽仍有小的冲突,枪声时断时续, 但双方似已筋疲力尽,再不能冲杀,只是各自维持现状而已。这是第 二日的情形。是夜陈济棠手下已无预备军队,前线战况虽稳定一时,但他深恐 明晨(第三日)情况变化,无法应付,自言自语地说悔不该给第十三 师整个师向叶、贺军包围去了,应该分割一部分兵力作为预备队。从这点来看,也可以窥见陈济棠当时对此次战役毫无把握,十分忧虑。

    论坛.JPG

    本论坛所有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希望大家发帖时务必实事求是,文明发贴、不要随意诽谤他人。否则,负法律责任!谢谢配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7-9-9 10:10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7-7-17 12:05:10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cpc.people.com.cn/GB/69112/78233/78686/5444590.html 汤坑之战

      起义军占领潮汕后,敌我形势起了很大变化,敌军兵力约一万四、五千人,集中于丰顺县属的汤坑一带,居高临下,以逸待劳。

      我全军上下士气高昂,但是战线太长,兵力分散。我军部署在三河坝、潮州、汕头一线,南北相距有三百余里。三河坝和潮州两点都不得不采取守势。主力集中在揭阳一带,攻击汤坑的兵力总共不到六千人,特别是路途遥远,通讯联络困难,实际上总指挥部一到汕头,就和三河坝失掉联系。另外,我军对汤坑敌情不明,侦察员报告汤坑敌人只有一千余人。

      在这样的形势下,面临敌军围攻我潮汕,给我军造成很大威胁。前委决定,我主力应给汤坑之敌以歼灭性打击。

      九月二十六日,贺部一、二两师和叶部二十四师都集中到揭阳西北面的新圩、白石一带。

      二十七日,我主力即向汤坑攻击前进。

      二十八日拂晓,我营奉命随贺龙到前线总指挥所附近待命。总指挥所设在潭岭山山上,山高五十五米,正北面约三里就是瞭望<IMG=h060026za>。刘伯承、叶挺、彭湃等负责同志都和贺龙在一起。

      贺龙到指挥所后,就命司号长吹冲锋号。于是各师、团、营、连相继吹起冲锋号,漫山遍野号声震天,枪声响彻云霄。我主力部队都分别向湘田、汾水坳、瞭望<IMG=h060026zb>三点发起冲锋,敌人马上反

      在汾水坳和瞭望岽,特别是在辽望岽,我军处于仰攻地位,敌人则居高临下。因此,双方伤亡都多。

      经过二十八日一昼夜的激战,情况渐趋严重。二十九日,贺龙已没有预备队。那天晚上,在他的指挥下,还组织了一个突击队,夜袭敌人,企图突破敌人的火线。但敌众我寡,又未能成功。鉴于二十八、二十九两天两夜的鏖战,我军伤亡很大。在前线的几位前委同志共同商量决定,将部队迅速转移到潮州,与第三师及三河坝的第二十五师汇合,或者转移到海陆丰去,并要贺龙立刻到汕头向周恩来同志汇报请示。同时决定,以贺锦斋同志率领的第一师为后卫,抗击敌军可能的追击。

      汤坑战役,贺、叶两部的指战员都表现得无比英勇,不怕牺牲。这次战斗,贺、叶两军共计伤亡三千人,剩下的指战员仅两千多人。九月三十日,我十一军和二十军有秩序有计划地撤出战场。

      当天拂晓,我连突然奉命撤回到潭岭山。刘营长命令我立刻率第一连赶到揭阳向贺龙报到。我们马上出发,到揭阳后找到了贺龙。午饭后,我连即随贺龙乘汽船去汕头。到汕头时,天已完全黑了。

      贺龙一到汕头,周恩来同志立即召开前委会议,听取贺龙汇报,讨论办法。前委根据前线失利的情况,又根据张太雷同志传达的丢掉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的旗帜,打出苏维埃和土地革命的旗帜,要把部队转移到海陆丰去的中央指示,决定放弃汕头,所有在汕头的机关、部队立刻向海陆丰转移。

      我连到汕头后,吃完晚饭,便奉命防守汕头火车站。

      返回总指挥部时,已过半夜,紧接着随贺老总乘上汽船,向炮台转移。前委和革委会机关所有人员,都同时搭上汽船转移。
    本论坛所有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希望大家发帖时务必实事求是,文明发贴、不要随意诽谤他人。否则,负法律责任!谢谢配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7-9-9 10:10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7-7-17 12: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昌起义汤坑之战“欧震阵前倒戈”一说考辨-论文http://www.doc88.com/p-6731225544550.html
    本论坛所有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希望大家发帖时务必实事求是,文明发贴、不要随意诽谤他人。否则,负法律责任!谢谢配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7-9-9 10:10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7-7-17 12: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my285.com/zj/zgxd/hlnp/024.htm
    9月26日 贺龙、叶挺率部和彭湃的农军攻入揭阳。

      周恩来、杨石魂以及以彭湃为总指挥的东江工农自卫军总指挥部随军同到。揭阳群众夹道欢迎,在追贤门外广场举行盛大欢迎会,贺龙出席大会,驻学宫明伦堂。

      贺部一、二两师和叶部二十四师都集中到揭阳西北面的新街、白石一带。同时派出招兵专员,到海陆丰招兵。

      与彭湃代表军队慰问地方党的同志。

      接到情报,敌千余人在汤坑集中,贺龙参加周恩来在总指挥部召集的“汤坑战役”军事部署讨论会,在座还有叶挺、郭沫若及各师师长和参谋长。

      黄绍雄部在松口与起义军在三河坝部队隔江炮战。起义军损失很大,敌进逼潮安,起义军驻汕头部队星夜赴援,被敌第六师阻截在枫溪车站。

      9月27日 揭阳工农临时政府成立。敌飞鹰、安平、民生、海通四舰在英、日、美军舰的掩护下,载敌兵陈学顺一团不断向岸上发炮轰击,企图夺回汕头。敌军在石角捕民船十余只,准备载兵登陆。

      午后1时,起义军在浮山东北部与敌王俊部两个营遭遇,战斗激烈,双方伤亡很大。贺、叶指挥部设在白石山上,后续部队赶到后,迂回到东瞭。敌王俊部被击溃,残部向汤坑方向逃去。贺龙命部队向谭岭进攻,午后3时攻克谭岭。向竹竿山进攻时,前敌指挥部移到谭岭的一个小山凹里,贺龙与叶挺一起来到指挥部,当时在场的还有刘伯承、彭湃。拒守竹竿山的是敌薛岳新编第二师,和我军阵地相距只有四、五百米。贺龙亲临前线指挥。敌人防区是狭窄谷地或开阔低地,火力很强,从傍晚开始反复冲杀终不能取胜。午夜后由赤卫队带路,迂回敌右翼,以配合正面强攻。

      9月28日 总指挥部命即将驻揭阳的第一师和第二十四师全部调向汤坑方面,并命第二师火速由潮州赶来。晨贺龙率兵千余人及工农自卫军千余人乘揭阳小火轮7只,拖带民船多只,由汕头前往揭阳。驻潮州我军乘西兴、福星两轮前往三河坝增援,被敌人火力封锁在留隍,只好退回。

      凌晨,经过反复拉锯战后,薛岳部被击溃,起义军占领竹竿山阵地,向汾水前进。起义军右翼第一师前卫连向老鼠山以北的敌阵地瞭望岽发起进攻。拒守瞭望岽之敌是陈济棠的主力第十一师三十一团,如果汾水、瞭望 岽被攻下,敌人将无险可守,因此双方争夺激烈,刚一接战就展开肉搏,双方伤亡都很严重。

      中午至晚9时,起义军300余人冲入汾水,在村里展开肉搏战,敌人从瞭望岽向汾水增援,第一师第二团团长牺牲,第三团团长负伤。下午二十军第二师第四、五两团赶到,投入战斗,趁敌人向汾水增援未到之际,从瞭望 岽西北面猛攻。军直特务营突破了敌人火力圈,赶到四岭排山腰,侧击瞭望岽山腰及正南的敌人,吸引住敌人火力。叶挺部奉贺龙之命由新疗村迂回到瞭望岽侧后发起攻击,一举登上瞭望 岽右翼高地。敌陈济棠师参谋长吴子泰被击毙。双方各冲锋十几次,均坚守固有阵地,未变动。下午3时半,敌飞鹰等舰在汕头开始登陆,与起义军守军展开激烈战斗。夜,总指挥部决定夜袭,命第二十四师第七十一、七十二两团乘夜冲入敌阵;命二十军第一、二师在瞭望 岽火力掩护。因敌军早有准备,夜袭未成,部队受重大损失。

      9月29日 晨,山湖之战毙敌3000,起义军伤亡也近2000,全军弹药将尽无力再战,开始撤出战斗。郭沫若回潮州搬兵未到,起义军已向普宁方向转移。贺龙根据前委决定,准备回汕头向周恩来汇报战况。下午4时,飞鹰等舰及登陆部队被击溃,驶出汕头港口。下午2时起义军主力开始向揭阳退却。二十军第一师为后卫。为了能安全撤退,下午起义军又派出短枪连七十余人突击占领四排岭敌旅指挥部,敌人无力反击,手枪连也很快撤回。

      下午,在揭阳,贺龙将30支步枪、9000发子弹送给彭湃,并对他说:“愿南昌起义的枪,在各地都能打响。”并将很多伤员托交地方党组织照顾。

      晚,贺龙乘汽船去汕头。

      是日 毛泽东领导湖南秋收起义部队在江西永新县三湾改编时说:贺龙同志两把菜刀起家,现在当军长,带了一军人,我们现在不只两把菜刀,我们有两营人,还怕干不起来吗?(70)

      9月30日 黄绍雄部两个师自九河寨分两路向潮州进攻。起义军被迫撤出潮州。二十军三师约四、五百人前往饶平。

      贺龙抵汕头后,即向周恩来和前委汇报。前委决定放弃汕头。部队机关向普宁转移。贺龙与前委领导及革命委员会干部乘汽船去炮台。
    本论坛所有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希望大家发帖时务必实事求是,文明发贴、不要随意诽谤他人。否则,负法律责任!谢谢配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潮客汇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3-2014潮客汇 版权所有. | 粤ICP备14091014 号-1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